一点生春流齿颊,榧香千年绕江湖
歌画东阳客户端 记者 吴旭华 摄影记者 陈林旭
2022-09-14 09:27 4493阅读

白露为霜,香榧飘香。时序白露,一种颇受宋代文人喜爱的干果——香榧进入采摘季节。

这种雌雄异株却“祖孙三代”齐挂一树的千年圣果,自古味道甘美但产量不盛。当它从遥远的彩云之南迁徙至江南丘陵后,很快就以独特的品质征服了一众老饕,成为文人雅士、闺秀名媛的盘中爱物——“坚果界爱马仕”的江湖地位,妥妥地保持了逾千年。

这是一颗其貌不扬却诗意盎然的果子。它炒干后的椭圆形身体就像一枚子弹,但只要咬一口它的果仁,那缕奇特的果香就像子弹击穿心脏,清芬带着诗意在胸腔内四溢……

苏轼称美“玉山果”,三种吃法增口福

大宋著名的“吃货”苏轼,曾在江苏徐州吃到产自东阳的香榧。

1077年,苏轼在徐州担任太守,结识了当地名士郑仅(1047-1113)。郑仅,字彦能,《宋史》称其早年中进士,于1078年担任北京大名府司户参军,也就是俗称的“户曹”,因此朋友又称郑仅为“郑户曹”。

郑仅家境并不富裕,但他热情好客,对朋友颇为豪爽大方。获悉他将去北京任职,苏轼专门写诗数首《送郑户曹》,诗中有“羸僮瘦马从吾饮,陋巷何人似子贤。公业有田常乏食,广文好客竟无毡”之句,意为郑仅才学品德堪比孔子的学生颜回,但平时出手大方,经常请朋友饮酒,所以落得个“羸僮瘦马”的境地。在苏轼看来,郑仅其实比颜回还要清贫,可以与东汉的郑太、唐代的郑虔比肩。郑太广交各路豪杰,家中虽然有田四百顷,却常食物不足; 郑虔才名轰动京华,家里却连块可招待客人的坐毡都没有,连买酒都要朋友周济。

对清贫如斯却怀才不遇的郑仅,苏轼自然惺惺相惜。在朋友设宴为郑仅饯别时,无限感慨的苏轼赋诗《送郑户曹赋席上果得榧子》:“彼美玉山果,粲为金盘实。瘴雾脱蛮溪,清樽奉佳客。客行何以赠,一语当加璧。祝君如此果,德膏以自泽。驱攘三彭仇,已我心腹疾。愿君如此木,凛凛傲霜雪。斫为君倚几,滑净不容削。物微兴不浅,此赠毋轻掷。”来自东阳玉山的香榧,被当时的士人奉为珍果,就用金盘盛放。苏轼看到的却是香榧甘美滋味下的道德寓意,因此借诗咏物言志,寄语郑仅上任后志存高远,不仅能德泽百姓,而且能“德膏以自泽”;希望他民瘼怀忧,像驱除体内的“三虫”一样为民除害;寄望他如榧木一样傲霜凛雪,多行德政让百姓铭记而无法磨灭。

为了勉励郑仅履任后以民为本,苏轼特意引用王羲之榧几留书的典故,作诗句“斫为君倚几,滑净不容削”。《晋书·王羲之传》记载,书圣王羲之曾经造访门生家中,看到他家用榧木斫制的案几滑净可爱,于是在上面以真书和草书题字。门生的父亲见到后,居然用刀刮去书圣之字,门生懊悔数日。苏轼以此典故勉励郑仅,要像王羲之在榧几之上留下字迹一样,在岗位上尽心履职留下政声。

东阳的香榧早在公元5世纪就被人发现。南朝陶弘景《本草经集注》中提到香榧“喷水甘,主治五痔,去三虫、蛊毒、鬼疰。生永昌,今出东阳诸郡。”永昌即永昌郡,现云南省西部和缅甸东部。这是东阳地区出产香榧的最早历史记录,距今已经1500多年。而苏轼的“彼美玉山果,粲为金盘实”,让玉山果成了优质香榧的代名词。玉山,即今天东阳和磐安两县市的部分地区。宋代严有翼《艺苑雌黄》一书中提到:“玉山地名,在婺之东阳县,所生榧子香脆与它处迥殊。予考《集韵》榧字注云:‘木名,有实出东阳诸郡。’而《本草》榧实注亦云:‘今出东阳诸郡。’”南宋袁文《瓮牗闲评》则记载:“亦云苏东坡《榧子诗》,此玉山乃在婺州,婺州榧子冠于江浙。”许凡种种,都明确说明,苏轼称美的“玉山果”就是东阳香榧。

从苏轼赠送给郑仅的诗里可以看到,他对香榧的功效和特质极为了解。徙知徐州前,苏轼曾在杭州任职,可能是在杭州期间,他多次接触香榧,对它的食用功效、文化内涵了如指掌,才会有“物微兴不浅”的说法。不仅如此,在标注为苏轼所著的《物类相感志》中,还奉献了3种苏氏独门吃法:“榧煮素羹,味更甜美。猪脂炒榧,黑皮自脱。榧子甘蔗煮,其渣自软。”香榧不仅可以用猪脂炒着吃,还可以煮成羹、熬成汁。探索一物多吃,这正是吃货“修养”的体现。

叶适情钟“蜂儿榧”,清官乞请悦高堂

东阳香榧为何能成为榧中翘楚?根本原因在于其“榧”同寻常的品种——蜂儿榧。《康熙东阳新志》记载:“榧,产玉山乡,瑞山乡亦有。收后将灰拌之,令干,以去其涩,谓之灰榧。炒食甚香,亦远贩。最佳者细而长,名蜂儿榧,种不多得。叶适寓石洞时,尝以歌以记之。”

蜂儿榧,顾名思义,其形似蜜蜂,头圆尾尖;又言其味道甘甜如蜂蜜。南宋著名学者叶适(1150-1223)执教东阳石洞书院期间,专门作《蜂儿榧歌》并序。在序中,叶适称:“石洞有蜂儿榧,名于果中久矣,且只一本,别无生者,恐异日失其传也,故为歌以记之。”石洞书院所产的蜂儿榧,品质上佳,闻名已久。可惜叶适来东阳时,这里只余一株榧树。叶适担心它会消失,才做《蜂儿榧歌》以记:“平林常榧啖狸蛮,玉山之产升金盘。洞中一树断崖立,石乳荫根多岁寒。形嫌蜂儿尚粗率,味嫌蜂儿少标律。昔人取意欲高比,今我细论翻下匹。世间异物难并兼,百年不许赢载添。馀甘何为满地涩?荔枝正复漫天甜。浮云变化嗟俯仰,灵芝醴泉成独往。后来空向玉山求,坐对蜂儿还想象。”

在诗中,叶适自然引用了苏轼称赞“彼美玉山果,粲为金盘实”的典故,交代了石洞蜂儿榧独特的生长环境,其立根在断崖之下,得石缝渗透之水滋养。其形不似蜂儿粗率,其味更胜于蜂蜜。虽然初咀嚼时会有涩味,但过后的回甘令人难忘,即使是以甘甜著称于世的荔枝,若论起韵味也该甘拜下风。世间万物若浮云变幻不可预测,只怕有一天蜂儿榧消失了,只能面对蜜蜂,怀想它的独特形味。

石洞书院的蜂儿榧产于何时,已经不可考。明代郭鈇所著《石洞贻芳集》记载:“蜂儿榧:书院后,古有香榧一本,较常稍尖,小如黄蜂状,味尤清香。叶水心、何韦轩各赋诗志美。今缺其种。”从中得知,到明代时,石洞书院唯一的一棵蜂儿榧已经消失。然据曾任市林业局局长的历史文化研究爱好者倪新火所言,虽然石洞书院的蜂儿榧已消失,但蜂儿榧作为良种资源得到了有效保护,已在东阳广泛种植并传布到外县市。

《石洞贻芳集》中提到的另一位赋诗赞美蜂儿榧的何韦轩,就是东阳人何坦。

何坦(1140-1219),字一叟,号韦轩,上湖(现横店南上湖)人。他自幼聪敏,以文章称雄于乡里。宋淳熙五年(1178),何坦与叶适成为同榜进士,因此与叶适多有往来。何坦历任抚州宜黄县尉、台州黄岩县丞、徽州州学教授、沿海制司干官等职。任宜黄县尉时,因与县令政见不合,辞官归里,陆九渊为其作《送宜黄尉何坦归东阳》,夸其为官清正。

何坦归家时,叶适正在石洞书院任教,他前往拜访好友,有幸品尝了石洞书院创办者郭钦止(字德谊)炒制的蜂儿榧,对其美味念念不忘,后来竟借为母亲祝寿之名,向郭钦止求榧,为此而作《乞蜂儿榧于郭德谊》诗两首。其一:“味甘宣郡蜂雏蜜, 韵胜雍城骆乳酥。一点生春流齿颊,十年飞梦绕江湖。”其二:“银甲弹开香粉坠,金盘堆起乳花圆。乞君东阁长生供,寿我北堂难老仙。”说是乞食,其实字字都在赞美蜂儿榧之美,称其味胜于安徽宣城的雏蜂蜜,其韵胜于雍城的骆乳酥,极尽甘甜香脆,以至于吃过一次十年挂怀。而从何坦的第二首诗里,还可以看到当时富贵人家流行将香榧子去壳后,把果仁盛于盘中招待客人。

从《康熙东阳新志》的记载,还可以发现东阳的香榧之所以入口不涩、味道甘甜,在于当时已经掌握了拌灰风干以去涩味的方法。因为风味上佳,东阳香榧才能远销外地,让苏轼在长江之北的江苏徐州也能吃到这种坚果。

东阳广植玉山果,一带蜂儿榧子香

因为宋人屡屡将香榧称为“玉山果”,而在磐安独立建县后,玉山属于磐安,故坊间多以为玉山果即为磐安香榧。此言其实不然,清代玉山人周显岱(1770-1832)留下了一首《玉山竹枝词》:“磴是金蒙历道场,杜家岭外已斜阳。秋风落叶黄连路,一带蜂儿榧子香。”

《新修康熙东阳县志》载:“金蒙山,在县东八十里孝顺乡三十七都,高三百丈,周二十里。其下为石门。”金蒙山坐落在东阳江镇岭下村至周家庄村一带,经过金蒙山有一条东阳至玉山、天台的重要古道。该古道从东阳可乘舟筏至浦潭,从岭下村沿金蒙溪登上桃花岩岭,10里至桃岩岭头,即为金蒙山主峰附近。下岭后5里至前庄村,在此分为上下两条道路。上线,越5里至西坑岭头,行3里至石门庵,再行2里到学陶村。下线,前行10里到木杓湾村,经道场岭5里至下范村,与学陶村至下范村道路合并。然后过黄里村(原名黄连村)上牛皮岭翻杜家岭到岭口村。

以此诗记述所见,周显岱是早上从岭下村登山,经金蒙山到周家庄,沿下线历经道场岭,过黄连村,傍晚到杜家岭回玉山。二三十里古道两侧,桃岩岭头、前庄、木杓湾、学陶等村都属于现在的东阳,都种植有成片或零星的古榧树,而且都是蜂儿榧,正如周显岱所说“一带蜂儿榧子香”。当地至今流传有民谣:“黄里学陶坑,全靠榧栗生。榧栗若不生,饿成竹叶样。”苏轼所称美的玉山果,正是东阳蜂儿榧。

编辑:许琳琳
一审:董之震
二审:王中华
终审:史莹

评论·5
读友zzz
2022年9月15日
美味
小裁缝
2022年9月15日
又到榧香飘
读友_7PDBY9
1
2022年9月15日
东阳香榧
读者006
2022年9月14日
吃货苏轼
读者006
2022年9月14日
榧季
查看更多神评论
推荐专题

2022年中国农民丰收节(9月23日浙江主场·东阳)

我说两句…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