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让东阳蓝印花布“回家” 东阳籍设计师林栖与蓝印花布的故事
歌画东阳客户端 记者 吴旭华
2022-09-14 09:47 6013阅读

2022北京中国国际时装周上的蓝印花布系列成衣。

曼妙轻纱、斑斓彩裙,这些高贵的华服,面对质朴清新的蓝印花布,都放低身段甘作铺垫。

在刚刚结束的2022北京中国国际时装周上,由东阳籍设计师林栖创立的著名服装品牌“生活在左”举行了2023年春夏系列新品发布会,120套春夏服装精彩亮相。一组蓝印花布制作的服装,仿佛让人跌入小桥流水的江南梦境,跌入终朝采蓝的甜蜜幽思……

整场发布会分成5个章节,分别对应12个时辰。林栖别出心裁地将第4个章节设为蓝印花布专场,对应日落的酉时和戌时。那是一直定格于林栖心中的故乡美景:夕阳西下,袅袅炊烟发出了归家的信号,穿着东阳土布衫的乡亲们荷锄负薪,牵着老牛行走于田间阡陌上,晚霞为他们勾勒出了温柔的影子。土布衫蓝白相间的颜色,永远是大地四季变幻的调色盘中最温柔、最安稳的那抹色彩。

“蓝印花布,一项有着千年历史的手工技艺,一段象征爱与牵挂的温暖记忆。来自家乡的蓝白,通过色彩、形式、结构的重组,走进现代,引领时尚。不变的是每一个蓝白印记背后,那份长久的陪伴带来的内心安定。”长年漂泊在外,母亲亲手织染的蓝印花布,是林栖不可或缺的心灵归宿。

是“出走”是开拓,是秀场里蓝色的温暖

对于林栖来说,蓝印花布是一种饱蕴家庭情感的传统手工面料。故乡在三单乡联合自然村的她,从小在蓝印花布制成的“荷花被”里长大。但在2016年之前,她不知道蓝印花布的名称,也没有见过东阳传统蓝印花布的印染场景。

2016年,林栖参加了一次关于蓝印花布的研学,在跟随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吴元新学习时,她提起自己特别喜欢蓝印花布,但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吴元新告诉她:“你的家乡肯定有蓝印花布,你小时候肯定接触过它,不信你可以问问父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林栖发了一张蓝印花布的照片给母亲,询问老家是否有这种面料。没想到母亲“秒回”了一张照片,照片上,70多岁的邻居桂花婆婆坐在太阳底下,背后的黄泥房前,晒着一床打满补丁的蓝印花布被子。那一瞬间,儿时的蓝印花布记忆涌上林栖心头。母亲告诉林栖,这床破旧的被子是桂花婆婆的嫁妆,因此她才会如此珍惜。母亲还告诉她,“一床被,一辈子”,这种蓝底白花的被子在东阳被称为“荷花被”,是每个东阳女性出嫁时必备的嫁妆,祝福婚姻和谐美满,夫妻恩爱一辈子。这段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林栖,她决定回乡记录东阳“荷花被”的故事。

2017年,林栖回到村里,寻访蓝印花布背后的故事,拍成了纪录片《被子》。“一床蓝印花布被子,承载着母亲对女儿无尽的牵挂,是亲情的延续,是对女儿幸福的真挚期盼。”林栖说,一床床“荷花被”在漫长时光中融入了美好情感,代表了沉甸甸的爱。

当年,林栖带着《被子》,带着纪录片里的村民和“荷花被”,出现在国际时装周上。也是在这次国际时装周上,林栖发布了东阳蓝印花布的第一个成衣系列,获得了强烈反响。从此之后,蓝印花布一直成为林栖参加国际时装周不可或缺的元素。

清新、实用,这是林栖设计的蓝印花布服装予人的第一印象。今年时装周上的新品则融入了更唯美更日常的成分:小雏菊图案的连衣裙,带着茶歇裙的影子;类似花纹的对襟长袍,则让人想起明代的窄袖褙子;一段印着白色蜻蜓图案的蓝印花布,做成了改良版的襦裙,与白衬衫连于一体;富丽无比的缠枝花纹蓝印花布,摇身变为最时尚的购物包;而最惊艳的莫过于一袭无领长袖长裙,前后襟是整方的“荷花被”被单,星星点点白色组成的底子上,印着花篮、双鱼的“开光”,领口两侧是对称的蝴蝶图案,簇拥着“幸福”两字;袖子与内衬以半透明藏青色真丝制成,厚重与飘逸、古典与时尚,完美地融于一体。这套服装在走秀时,林栖把一整块蓝印花布披在模特身上,“这块布就像家一样,暖暖地包裹着自己。”

“每一次时装周推出的服装,我非常坚持一个观点,就是服装必须日常化,不能为了走秀而走秀。”在服装设计上,林栖一直主张“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绝不守旧。这次她最喜欢的一款蓝印花布外套整体采用了梅花图案,以中国传统的立领对襟衫为版型,前襟、领子、袖口边缘都镶着白色蕾丝花边。但是她借鉴了西式服装的收腰廓形,令整个造型非常时尚。

在林栖看来,蓝印花布充满着无限的可能,“它是非常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传统面料,我们中国人一直很讲究家国情怀,家就是我特别想要表达的母题。”蓝印花布成就了林栖在国际时尚舞台上的精彩,她以自己的开拓成就了蓝印花布的“出走”,走出乡村,走上国际时尚舞台,更走进都市丽人的生活。很多人认识林栖,也都是从蓝印花布开始,“我觉得蓝印花布之于林栖,早已是不可分割的部分。”林栖说,盛名之下,以至于许多人忘了她的真名。

是“回归”是新生,是山村里蓝色的希望


然而,促成了蓝印花布蝶变的林栖,心中也有着遗憾,那就是这些蓝印花布并非东阳出产。“我发掘的是东阳蓝印花布的纹样、文化,通过设计创新和艺术创造,让它重新‘复活’。”而那几家一直与她合作的蓝染工坊,染工师傅都已七八十岁。每次林栖去订货,订单差不多要排近一年时间。而且师傅们每次见到她,都会说自己快做不动了,不知道哪天就不做了。这让林栖很是惆怅,“这些师傅都是从小就学做这项传统技艺,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如果他们不做了,蓝印花布后期供应怎么办?”因此这几年,林栖最大的心愿就是建造自己的染坊。

蓝染工坊

就在一直合作的染坊关闭之前,经过将近两年的筹备,“林栖三十六院”首座蓝染工坊于中秋前夕在三单乡圣门潭自然村落成,并顺利染出了第一匹蓝印花布。

手工制作蓝印花布技艺非常复杂,差不多要20道工序,所以建造染坊,第一要求是空间要大。为此,林栖走了许多地方,最后挑中了一幢“九间头”东阳传统民居,它的整体高度和格局都非常适合做工坊。但在修建的时候,工匠们碰到了非常大的挑战,原本计划一个月的修缮时间,最后延长成半年。因为整幢房子的房梁包括柱子都被白蚁侵蚀一空,变得徒有其表。十几位工匠每天冒着高温作业,把虫蛀的木质构件全部拆下来,清除里面毁坏的部分,再填塞进新的构件,同时保持外在旧观,工程难度大大超出了团队的想象。

建造物理空间,只是染坊的第一步。在林栖看来,当务之急是培养年轻工匠。之前,她也问过师傅们,为什么不去培养年轻人?“他们告诉我,一是工资付不起,二在培养过程中材料的损耗量非常大。也就是说,一家小工坊没有办法承载这么大的培养成本。三是年轻人对此不感兴趣。”几乎是与工坊建造同期,林栖就在村里物色适合做这门手艺的年轻人。例如,制作蓝印花布需要刮浆,这项工作对手臂的长度有一定要求。如果制作者的手臂不够长,刮浆时就只能刮一半,所以太矮的人肯定做不到。经过寻找,终于找到了村里一位身高达1.7米的大姐,专心在染坊里学习蓝印花布染制技艺。

眼下,主持“三十六院”蓝染工坊的是一位来自湖北的年轻人千里。身为“80后”的他也是一位设计师,之前在广州“十三行”一带创业,但是失败了。开始时,林栖非常担心他能不能坚持下来,但他在“三十六院”待了一个月后就告诉林栖,他感觉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自己在做手工特别是在研究蓝印花布图案的时候,内心非常平静。

是坚持是沉淀,是生活里蓝色的信念

“一个行业,一个工坊,最关键的是有没有合适的人,能坚持,能沉淀。”两年来建造“三十六院”的过程中,林栖接触了不少家乡的年轻人,了解到很多年轻人其实希望回到村里,前提是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合理的收入。“那么,我就想我能不能为他们提供这样稳定的发展空间,给予他们匠人应有的生活质量?”林栖认为,匠人只有在保证必要的生活质量的前提下,才能静下心坚守传统手工艺。所以她现在致力于建构这样一个体系,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她的这项计划,也得到了镇村两级干部的支持,特别是在蓝染工坊建造过程中,为她解决了许多后顾之忧。

“工坊建成之后,一定要具备生产能力,否则就不是工坊,只是一个展示的空间。”多年在服装界创业的经历,让林栖无比清醒,因此她对工坊的要求就是能够生产大宗产品。经过走访考察,她发现整个东阳没有任何一家具备生产能力的蓝印花布工坊。为此她给自己增加了一项使命,就是让蓝印花布在东阳得到很好的传承。林栖坦陈,蓝印花布传承保护工作困难重重。第一个困难就是需要储备年轻人才,因为一门手工艺需要多个工种配合,而一般人只会其中几道工序,只有更多年轻人参与进来,传统工艺才能够得到延续。另一个困难就是要有可持续的市场需求,同时要有合理的价格体系,才能支撑工坊的生产。一味地卖低价产品,只会压榨工坊的劳动力,最终导致工坊缺乏持续生产的动力,也就没法留住年轻人。但是产品定价太高,抑制了消费需求,也会导致生产无法延续。所以,充分的市场需求、合理的价格体系、年轻的工作人员,才能支撑蓝印花布可持续生产。

作为一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林栖这些年一直在研究蓝印花布的设计转化,将其作为“生活在左”品牌非常核心的产品线,每年推出上百个款式。她还立足传统蓝印花布的经典图案进行创新,或是将多种图案重叠,或是放大一种图案,使其既延续传统图案的美好寓意,又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总之,在她看来,推动东阳蓝印花布产业需求发展是项长期工程,同时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做好人才培养和储备工作。而在由她一手打造的“三十六院”民宿群中,也将大量融入蓝印花布元素,如抱枕、床单、床席以及日常使用的包装系统,还有之后将推出的各种维度空间,都会植入蓝印花布元素,让它在生活中无处不在。这次,她就把东阳蓝印花布经典的菊花纹放大,作为墙绘图案,描绘在蓝染工坊外墙上。白花和蓝底产生的碰撞感,让观者感受到明显的空间差异。“我们用不同的面料、不同的手法、不同的形式去表现蓝印花布,就是希望让更多人看到东阳蓝印花布的存在。”目前,林栖正在着手实施蓝染工坊研学计划,鼓励孩子们走进“三十六院”研学,了解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体验中国传统工艺,在熟悉中产生情感、建立认同、张扬自信。“我想,这才是蓝印花布真正的回家!”

编辑:许琳琳
一审:董之震
二审:王中华
终审:史莹

评论·4
读友zzz
2022年9月15日
传统与现代完美的结合
1966
2022年9月15日
染料不一样了
读者006
2022年9月14日
回家
读者006
2022年9月14日
查看更多神评论
我说两句…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