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美杭州亚运会!他历十年打造宋韵美学
歌画东阳客户端记者 吴旭华 实习生 葛禹飞
2023-09-13 10:377346阅读

极具江南风情的第19届杭州亚运会即将开幕。在不久前杭州亚组委举行的杭州亚运会企业捐赠仪式上,我市的上汐家居有限公司捐赠了上千件家具以及相关的空间设计与陈设服务。

简、素、雅、古、空、淡、韵、时,构成了上汐美学的特征

简约优雅的空间、美观舒适的家具,处处张扬着中式生活美学的魅力,让更多人把目光投向了东阳木雕小镇,聚焦于这家以打造当代中国家具为己任的公司,聚焦于上汐美学的创始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吴腾飞,尝试深掘这份独特的设计魅力。

“大道至简!”这是吴腾飞对上汐美学的核心定义。在他看来,中国传统技艺要在当下立足,不仅要鉴古观今,而且要融通中外,在世界舞台上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美学。“上汐之所以能走进杭州亚运会,很大原因在于它骨子里的那份宋韵雅致。”

大道至简,呈现家具之美

在杭州亚运会使用的上汐家具中,“上汐椅”是最富代表性的个性符号,也是上汐美学的实物例证。这款以明式官帽椅为骨架、以中国传统极简美学为灵魂的椅子,汲取了明式家具的空灵美学,悦纳了现代人体工学的舒适法则,于2019年初面世就斩获了“中国的椅子”原创设计大奖赛唯一的一等奖,更在中国美院民艺博物馆首发后被专家学者赞为“最美的椅子”。诞生4年来,它一直稳居上汐销冠之位。

上汐椅和上汐美学空间的融合

探索这款椅子成功的奥秘,不难发现在于它极强的融合性,“客厅、餐厅、书房、卧室,等等,只要是你用得上椅子的空间,它都能适配,而且很多人都说它舒适得坐下去就不想站起来。”吴腾飞开心地说,昔年丹麦设计师汉斯·韦格纳设计出“中国椅”时,曾说“一把好椅子需要用50年来验证”,“上汐椅”只用短短5年就获得了顾客的口碑。

始于颜值,终于品质。高品质与高颜值叠加,垒起了上汐美学的九层高台。

像东阳绝大多数红木家具企业一样,2007年吴腾飞初创“大清翰林”古典艺术家具品牌时,产品走精雕细刻的高端路线,沿袭东阳木雕千年的雕刻技艺,将红木家具装饰得奢华厚重。秉着“只做精品”的理念,这家企业虽口碑载道,可极其烦琐的制作工艺让产品生产用时过长、成本居高不下,受众范围也很难扩展。

“随着简约之风日益盛行,传统木雕家具注定要迎来挑战。”于是,吴腾飞开始闭关,针对中国设计现状深入思考,“我想从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找出中国当代设计的文脉。”他把这条文脉的起点设于魏晋时期,又借鉴汉斯·韦格纳的“中国椅”案例,“韦格纳的中国椅虽然是北欧家具,但它身上有着鲜明的中国明式家具的影子。他通过创新设计,把明式圈椅改造成符合现代人审美和使用标准的生活用椅,大获成功。”吴腾飞说,北欧家具的简约、舒适、美观和实用,使得它成为全世界推崇的家具设计类型。

与此同时,深研中国传统文化的吴腾飞惊异地发现,仅有200年历史的北欧家具设计理念,在数千年的中国传统哲学里处处可见。如佛家的禅学崇尚自然,以极为简洁洗练的手法表达禅意,将其应用到家具上,就是大量使用直线条,不夸张不炫耀,以少胜多,形成高远简直、清真散淡的格调。儒家的理学和心学则以安闲恬静、虚融淡泊的文人审美,启迪着家具走向造型严谨、格调清新,充满文雅气质。“由此,我们不难领悟,为什么魏晋文人的诗文会那么旷达空灵,宋代青瓷会那么简洁雅致,明式家具会那么简约空灵。”吴腾飞认为,岁月之所以不败这种种古韵,正是因为它们器以载道,用简约的形式承载高妙的精神、高古的情怀。

2013年,吴腾飞推出了后获中国家具设计最高奖“神品奖”的《竹林七贤》,这套七件组合家具通体光素,不事雕琢,纯以简洁干练的造型和充满张力的线条取胜,通身散发着高古文雅的气息。“虽然它以魏晋时期的名士命名,但本质上它是宋式家具在当代的转化。”吴腾飞说,宋代不仅是中国传统家具的最重要转折期,奠定了后世家具的基础,而且体现着中国传统文化简素、高雅的一面。“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上承汉唐下启明清的宋代美学体系,将“大道至简”运用得出神入化。

在理清了中国传统设计文脉后,吴腾飞也自然而然地掌握了宋式家具的当代转化“密钥”,将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设计理念结合,立足当下受众对实用功能与审美主义的需求,不断推陈出新,以新时期的宋式家具衔接新时代的宋韵文化,调和出具有上汐特色的宋韵家居美学,在守正创新中走出了一条化繁为简的道路。

转身求变,重塑空间之美

白露时节的木雕小镇,秋天写下了最富诗意的韵脚。

上汐美学空间里大量运用了“万字纹”

走进上汐,灰色幕墙与白色砖墙的组合,一眼可见的东阳传统民居造型元素,令这组现代建筑氤氲着江南气息。庭院内丛丛青筱,以简素的姿态告白上汐对这片土地的深情。2019年,经历五年的酝酿后,上汐落户于木雕小镇,吴腾飞也开启了修竹茂林与繁花似锦交互穿行的设计美学双轨并行模式。

一同开启的还有上汐城市客厅。步入其间,简素文雅的东方美学俯拾皆是,与点缀其间的现代装饰品自在圆融,构成了迥异于传统的中西合璧装修风格——在那种延续了百余年的混搭氛围里,司空见惯的是西方巴洛克、洛可可主义与东方传统宫廷风格的组合。

“简”之一字,知易行难,而要在“简”字的基础上将美学展现得淋漓尽致更是举步维艰。对此吴腾飞引经据典地解析:“元朝四大画家中,倪瓒之所以能自成一家,正源自他那至简入神的笔力,只通过精炼的线条,就能将山水全景的多元结构尽数显现。”吴腾飞也将“简”字拆分成“素”“雅”“古”以及“空”,将这种简素的线条美学融入上汐。“素雅是简易的基本概念。素即无华,雅则淡泊。”在这一理念下,上汐从家具到空间都追求素朴而不单调,用黑白两色以及原始木色,着力呈现淡雅却是令人超然忘俗的美学。

由简入繁易,由繁入简难。“一直以来,对应精雕细镂的红木家具,东阳红木家居产业所主打的空间装饰,也极为推崇雕琢繁复的风格,天花、挂落、隔断、门窗,加上屏风、壁挂、家具,处处都是木雕,花团锦簇。美则美矣,却非常考验业主的财力和审美。”吴腾飞将目光投注到了中国传统纹样上,他把装修视为空间的“衣裳”,从宋代服饰纹样里寻找再造空间美学的灵感。历史没有让他失望——宋代服饰上出现了很多纹样,其中最著名也最流行的就是“万字纹”,又叫“万字锦”,其特征是由许多个“万字”重叠组成。这种纹样还被广泛应用于宋代的瓷器、木器与建筑上,寓意万福万寿、多子多孙、富贵绵长。

“宋代的文化和美学诚不我欺,难怪现代电脑字体都独设宋体!”经过解构重构的“万字纹”构成了上汐美学的核心纹样:整座上汐城市客厅,空间构成就是巨大的万字纹,居中的水池上建有《水云台》,置身其间仿佛能感受古人空灵澄明之心境。头顶的天花、分隔空间的隔断、玻璃幕墙的遮阳板,都是用小木料攒簇成的万字纹,在连绵不断的重复中打造出简约而有韵律的美感,令人身陷其中而不感到视觉疲劳。“这份美学的根本在于古。我们在鉴赏书画的时候,会去感受这幅作品中有无古意,拥有高古气息的作品才能被现代人追崇。”在大刀阔斧求变的同时,吴腾飞始终注意保留古意,抵达优雅的意境。经过5年构思,上汐的万字纹装饰空间已经走进义乌机场、首届全球数贸会等,并衍生出周边产品如家具、装饰画等。

人体力学、现代审美和宋韵古意的水乳交融,熔铸出上汐美学,填平了中国设计思想中古今文化断层的“天堑”,也为东阳红木家居产业开拓出空间美学的新蓝海。

八字真言,铸就上汐之魂

“如果说2013年《竹林七贤》的创作,让我更清晰地认识到现代中国设计遗落本我精神、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缺乏全面认识的现状,那么,以《竹林七贤》为开端的上汐系列家居,则让我看到中国特色简素风格的受众之广,更让我看到中国传统家具如果走简素一路,不仅仅只有明式家具这一范本,在探究中国设计文脉的基础上尝试由繁入简,特别是从明式回溯到宋式,可以设计出更为简约空灵的器具。”居安思危,敢于转变,令吴腾飞实现了设计美学的突破,并在形形色色的设计思潮中保持着独立的思考,“厚重的中华文明,深藏着中国当代设计所需的民族精神、哲学思想、美学理念,需要我们抽丝剥茧以赓续。”

何以上汐?

吴腾飞如是解析上汐美学的体系:简,即造型简约,以少胜多,繁不胜简;素,即质朴无华,素洁谦逊,拙实静寂;雅,即意境高雅,结构优雅,装饰文雅;古,即与古为徒,古朴厚实,气息高古;空,即适当留白,具空不空,空灵妙有;淡,即天真幽淡,淡泊宁静,色彩淡雅;韵,即气韵生动,取象不惑,隐迹立形;而最重要的则是——时,即与时俱进,合于时宜,生生不息。

上汐椅

“中国人的家具是什么,什么是中国家具?这是一个命题,也是东阳乃至中国家具的转型方向。”吴腾飞再次提起上汐的使命——打造当代中国家具,“是当代的而不是过去的,是中国的而不是外国的。拥有自己的文化、精神、思想,符合当代的功用、场景、审美,中国家具才能在无数高科技前面不改色,与时偕行。”


编辑:赵佳琴
二审:董之震
终审:陈一点

推荐专题

当好东道主 喜迎亚运会

我说两句…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