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古建筑保护燃尽心血——记省“最美文物安全守护人”许春明
歌画东阳客户端记者 吴玲
2024-06-19 10:167113阅读

撑一把伞,行走在村中,看着种了玉米的空地,57岁的许春明若有所失——这方空地曾经是画水镇第一处通自来水的地方“中和堂”,堂前曾有明代名动一时的彭山书院创始人许一元的故居“高士楼”。随着书院热兴起,重建“高士楼”以及“中和堂”成为许春明的梦想。但是他深知,作为业余文保员,即使他修缮古建筑已有二十余年,足迹遍布画水镇186处文物保护单位、文保点和“三普点”,经手几十个古建修缮项目,要实现这个梦想并非易事。

许春明在乐成堂巡查

近日,2023年度全省“最美文物安全守护人”名单出炉,许春明成为金华地区唯一的获奖者。

成为业余文保员纯属偶然。2009年,画水镇筹建综合文化站,许春明得知消息后喜不自胜,积极参与制作申报资料、设计建筑图纸。不久后,综合文化站建成,许春明因其丰富的古建筑修缮经验,被文化站聘用为业余文保员,专门负责全镇文物建筑的保护管理。

“毫不夸张地说,许春明老师知晓画水镇每一座古建筑的年代、特色以及背后的历史。”画水镇综合文化站站长王贵麟由衷地说,“他就是行走的画水文保‘活地图’。”

修缮孝子祠 走上义务文保之路

许春明是画水镇黄田畈村华阳自然村村民,17岁初中毕业后就学习泥水匠手艺,学成后走村串巷建造房子,曾到金华北山利用当地特有的火山岩垒墙建房。因为善于学习,他掌握了东阳传统民居的营造技艺,1998年就参与华阳自然村古建筑“避雨亭”的重建工作。2002年又主持建造八华山云华塔,从设计到施工“一手落”。

从一门心思靠手艺挣钱,到真正醉心于古建筑保护,修缮华阳自然村孝子祠是重要节点。

孝子祠中的纯孝堂

孝子祠系明朝许彦洪为纪念西晋孝子许孜而建,始建于宣德年间(1430年前后)。《仰高许氏家谱》载:“孝子祠在县西30步,岁久庙燹,址被豪右所侵占,彦洪公争之莫能,叹许氏鬼魂无依,故东敞祠宇以安神灵,规模空前,并设有祀田以备祭祀所需。”孝子祠原址在东阳城区西街,后被豪强侵占,许彦洪迁居画水镇华阳自然村后,就在村中重建孝子祠。此祠坐北朝南,前后三进。首进门楼名“五凤楼”,骑梁挂钟。1958年,悬梁434年之久的洪钟化为铜汁,五凤楼后也被拆掉,改建为三间二弄的楼房。

2001年,许氏家族重修族谱,许春明参与其中。通过古诗和历代族谱,他了解到孝子祠屡毁屡建的往事,为先人的精诚感佩不已,于是他决定借颁发新谱的机会修缮孝子祠。

事与愿违的是,许多人对此事并不看好。许春明并未泄气,“三分之一的人支持,三分之一的人反对,还有三分之一的人观望。”他就争取支持此事的村民组建团队,自己带头捐资1000元,很快带动其他人筹集到了第一批资金,又鼓励村民捐献材料、当义务工。在他的带动下,原先观望的村民也参与进来。仅3个多月,孝子祠就完成了修缮。

孝子祠修成后,许春明请来戏团搭台唱戏。演戏开场前,他让人将一方大理石功德碑抬上戏台,说准备为修缮孝子祠出力出钱的村民立碑。来听戏的村民见状,纷纷表示要捐款,最终筹得8万余元,最多的赞助了1万元,许春明为其单独打造了一块功德碑。

这些善款在用于结算工程款后还有剩余,许春明又倡议成立了孝子祠教育基金,每年奖励考入东阳中学以及重点大学的学生。

“孝子祠曾毁于龙卷风,因为缺乏制作大梁的木材,村民还砍伐了祖先墓前两人合抱粗的古树。后来,村民又把祠中木柱换成了石柱,因此在祠中可以看到抬梁式、插柱式结合的营造方式,非常有价值。”许春明说,许多文物能保存下来,在于数代人的集体努力。“孝子祠之所以能留存下来,就是它的产权属于集体,可以发动集体力量修缮保护。而许多私有产权的建筑因为可以自由处置,往往在经过三代子孙的析产后,就因为产权复杂而得不到妥善保护。”今年是孝子祠建成520周年,距离许春明修缮孝子祠也已经过去20多年,但其形制基本完好,遇到台风、暴雨等天气,许春明都会及时赶去巡查,遇屋顶漏水就及时补缺。

吃尽“闭门羹” 探寻乡村文保机制

孝子祠修缮成功,让许春明获得了村民的认可。在他的努力下,华阳自然村另有滋德堂、敦叙堂、敦礼堂、务本堂、世美堂、九思堂、慎行堂、树德堂、清泉亭、避雨亭、乐成堂等11处古建筑得到了修缮。

九思堂内精美的木雕建筑构件

每一座古建筑修缮都是困难重重,许春明为说服村民、募集款项而付出的心力,往往甚于在技术上的体力投入。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摸索出了一套乡村古建筑修缮的工作机制:对于产权明确归属某个家族所有的古建筑,先想方设法争取族中德高望重者的支持,再由他们发动族亲出资;对于产权归属集体的古建筑,则争取村干部或者部分有话语权的村民的支持,以此撬开口子。

有意思的是,在修缮避雨亭时,因为亭子是公共建筑,村民都觉得自己没有义务而无意伸出援手,许春明就借助村中部分善心老太太的力量,先发动她们捐款,再由她们出面劝募,最后如愿以偿。

在此过程中,许春明吃过很多“闭门羹”,经受过许多冷嘲热讽,但他从没停下脚步。他说,文物建筑保护最理想的模式,就是政府部门把工作做到前面,拨付资金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对于华阳自然村每座古建筑的修缮,许春明都出心、出资、出力,特别是在技术上给予无私指导。因为技术到位,每幢濒临倒塌的古建筑被修复后,不少村民都称赞“真的修得好”。

为了节省资金,许春明总是绞尽脑汁,物尽其用、人尽其力,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用。在修缮孝子祠时,大门口缺一对青石门当,如果重新购买,耗资不菲,一度难倒了他。于是他打听到哪里有老房子拆迁就赶过去,最后捡到了一对门当。前些年华阳自然村修建水泥路,承华楼的门楼横亘在村道中间,被施工人员推倒,许春明将门楼石构件妥善保留,在水泥路北侧三四米处将门楼复原。

华阳自然村乐常厅内的承华楼

“古亭、古庙、古桥、古路,都是古村落的一部分。有了它们,古村落才算完整。”许春明说,他最心痛的就是许多私有产权的古建筑,在屋主搬离后无人管护,建筑主体加速损坏甚至倒塌。华阳自然村原有两处“楼上厅”,其一是望华楼,只留下两堵外墙;其二是乐山楼,已被原房主变卖,格局已被更改。此外,已经修缮好的古建筑如果缺乏有效管护,也极易再度陷于困境。由此,许春明也认识到,如果要让华阳自然村的古建筑得到整体保护,最好的方式就是申报中国传统村落,而这需要村两委和全体村民的支持。

一日一巡查 燃尽心血保护古建

成为画水镇文化站的业余文保员后,许春明利用自己的文保经验和古建营造技艺,保护画水镇不可移动文物,还参与了六石街道里光明自然村等村庄的古建筑修缮项目。

“目前,画水镇村集体所有的古建筑绝大部分保存较好,自有产权的古建筑保存现状堪忧,尚未形成整体保护意识。”王贵麟说,近年来,画水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古建保护工作,2023年镇政府出资200多万元,对全镇范围内的“三普点”、文保单位等古建筑的电线进行金属套管。但像许春明这样自发保护古建筑的村民为数极少,许多村庄没有制定规划,文物保护面临困境。

对文物保护工作而言,不仅仅需要政府出手,更需要许多像许春明这样的民间志愿者参与。“许春明是古建筑保护领域的土专家,有他这样的土专家对镇里的56个文保点进行巡查,有力地支持了画水镇的文保工作。”画水镇党委委员杜瑶瑶对许春明印象深刻,“一旦他在巡查中发现问题,就会立即上报镇文化站和市文保所,同时通知村里并指导改进。他多次主动与政府部门沟通,迫切地想要修缮那些行将倒塌的古建筑。”

自从成为文保员后,许春明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骑着电动自行车下村巡查。“一来是职责所在,二来是兴趣驱动,我每天要看到这些古建筑安然无恙,才能安心睡下。”在日常巡查工作中,许春明重点关注濒危古建筑有无裂缝、倒塌、灭火器是否过期等,遇上刮风下雨等恶劣天气更要及时前往查看。一日凌晨,他巡查到画溪三村的世美堂时,赫然发现前一天还在的两只木雕牛腿不翼而飞。心急如焚的他马上打电话给画水派出所,然后发动村民分头寻找,他自己则骑上电动车往村口奔,果然在公路边的菜市场发现有两个人各扛着一只蛇皮袋,从袋子的形状看极像牛腿,他大喊着冲上去,那两人把蛇皮袋往地上一扔,拔腿就跑。打开一看,果然是丢失的牛腿。随后,在他的建议下,村里在世美堂安装了监控探头,与派出所安保系统实时联网。

类似的例子还有几例。许春明说,丢失的构件或许还能找回来,但是濒危的古建筑如果不被妥善保护,则会被永远从大地上抹去。南岸自然村雍睦堂的两侧厢房倒塌,他看到后当即与村干部交涉但无果,他只能时不时地前往巡查观看、驻足叹息,直至该幢建筑完全坍圮。画溪五村的旧厅被损毁,他找村民商量重建,但最后不了了之。“许多村干部和村民不重视古建筑保护工作,甚至人为加速损毁,很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在旧址上建造新房,因此对私有产权的古建筑实施产权置换非常有必要。最重要的则是唤起全体干群的文物保护意识,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古建筑,才能延续文脉。”许春明说,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文保员,既要有热心肠,热心文物保护;更要有硬骨头,敢于硬碰硬;还要有灵活的手段,能迂回挽救文物。

“对于这份荣誉,我受之有愧。”谈及刚刚获评的荣誉,许春明并未有多少欣喜,反而有种悲情,“我的力量太有限了,只有全社会共同参与,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古建筑的命运。”

画水镇综合文化站现有24名业余文保员,大部分人没有古建保护知识,对他们来说,业余文保员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但对许春明来说是一种使命。“堂在子孙则聚,堂无子孙则散”,先辈的遗志已经成为许春明的精神信念,他坚信文物是民族精神瑰宝,失去的文物不可再生。“尽管修缮重建古建筑的路很难走,但我愿做那根蜡烛,燃尽这一生点亮古建保护之路。”

编辑:许琳琳
二审:陈云
终审:单昌瑜

我说两句…
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