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学子用镜头记录养老院生活 “朝阳”守护“夕阳” 青春温暖暮景
歌画东阳客户端记者 吴玲
2024-07-10 09:374628阅读

“在这里,每位老人都得到了足够的重视和呵护,这次拍摄活动对我触动很大。”在制作完成视频《守护岁月终章》后,卢涵瑛由衷地说。

吴宁街道卢宅社区的卢涵瑛,现为吉林大学新闻传播学系准研究生。3月,她走进市红枫林养生中心,将镜头对准入住认知障碍专区的老年人,关注认知障碍照护工作。视频语言生动、镜头切换流畅、故事真切,市红枫林养生中心院长周玲玲对卢涵瑛大加赞赏,“为了拍摄视频,她们与护理员同步作息,不容易。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关注老年群体和养老服务行业,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

“该把镜头对准谁?”

去年年底,在中国矿业大学就读的卢涵瑛面临毕业设计作品开题,“当时我和同学计划拍摄一部纪录片作为毕设作品,但一直找不准选题,导师为我们提了建议——关注养老行业。”

卢涵瑛上网查找相关资料时,《东阳日报》1月31日人文版刊出的《这个幸福“亿家”,真暖》报道,吸引了她的注意。“文章聚焦市红枫林养生中心新打造的认知障碍专区,那里有30余名认知障碍老龄患者,这和我正在准备的毕设主题契合。”通过介绍,卢涵瑛和市红枫林养生中心院长周玲玲取得联系。得知大学生关注养老服务行业,周玲玲立马应允。

2月初,卢涵瑛首次走进红枫林养生中心了解情况。她发现,该中心的实际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很多,“这里的整体环境不错,氛围也好,一改我对养老机构沉闷、机械的刻板印象。”

一开始,卢涵瑛想把镜头对准认知障碍专区的老年人,因为此前她切身体会到过认知障碍对老人带来的影响。“我朋友的奶奶患了认知症,我每次去,奶奶都会一遍遍过来问我是谁,性格也变得喜怒无常。我看见的只是奶奶生活中很小的部分,老人患认知障碍,对她自身还有家人来说都是很痛苦的。”

养生中心老人看到卢涵瑛在摆弄摄像机,虽然互不认识,却总会热情打招呼、关心地问候,“你好!”“你吃饭了没有?”与认知障碍老人接触后,卢涵瑛在老人身上看到了善良、朴素等可贵品质,也了解到他们孤独、落寞的一面,还意识到认知障碍老人的一个特性:对当下或最近发生的事情往往表述不清,对年代久远的事情反而如数家珍,沟通存在较大阻碍。这增加了卢涵瑛的拍摄难度。彻底改变她拍摄思路的,是当她用摄像机聚焦认知障碍老人时,镜头不可避免地呈现出老人因疾病造成的各种窘境。她说:“放大老人的弱点,给了我一种消费弱势群体的感觉,与我最初传播正能量的想法不符。”

“要不你看看我们这群护理员吧,他们每天和老人相处,最了解老人,和你的选题也契合。”周玲玲了解到卢涵瑛的顾虑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给卢涵瑛带来了新的拍摄方向。

“从护理人员的角度切入,打开认知障碍老人的日常生活会更自然流畅。”卢涵瑛说。

为拍摄住进养老院

完成拍摄准备工作后,卢涵瑛和同学肩扛摄像机走进护理员葛龙德的每日工作中。

护理员一天的工作,从清晨5点开始。麻利地将自己拾掇好后,葛龙德提着热水壶来到由他照护的老人房间内,倒好洗漱用水、观察老人的状况。待老人起床后,葛龙德开始整理床铺、打扫房间卫生,随后将可以起身的老人带至公共活动区域。

今年67岁的葛龙德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照顾老人得心应手。“爸爸妈妈、岳父岳母都是我照顾的。”做生意失败后的葛龙德,凭借着丰富的照护经验,入职市红枫林养生中心当起了一名护工。对老人有耐心、体力好、心细的葛龙德经过专业培训上岗后,在照护中慢慢和老人建立起感情,得到了老人的信任,甚至对他产生依赖。

在葛龙德照护的老人中,有4位老人的认知障碍程度较高,生活自理能力较差,一日三餐都需要他全程料理。开饭前,葛龙德先将从食堂打来的饭菜倒进辅食机,搅拌成糊状后,先给老人徐启任喂食。喂了几口后,老人不愿再张嘴,“今天吃土豆炖排骨,很有营养的,再吃两口吧。”葛龙德哄劝着老人,“阿公今年97岁了,脾气有点倔,我们要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他吃饭。”过了十来分钟,老人碗里的饭吃得差不多了,葛龙德才拿起旁边的碗开始吃午饭。徐启任个头大,体重约170斤,刚到中心时患有皮肤病,身上的压疮比较严重。葛龙德每天都要为他擦洗、翻身,常常累得满头大汗。

镜头下,护理员照护手法专业,也敢于直视镜头,视频的顺利拍摄得到了护理员的大力支持,还得益于卢涵瑛的“深入一线”。

在拍摄前,卢涵瑛做足了准备,研究了护理员的工作制度和工作时间:早上5点开始一天的忙碌;负责老人的饮食起居,兼顾老人的人身安全;晚上12点和2点巡夜……“作为拍摄者,想要获取好素材,就应该全程跟踪体验,所以我向周院长提出和护理员同吃同住的想法,她很支持,为我们安排了房间。”

3月18日,卢涵瑛和同学“搬”进养生中心。令她们感动的是,周院长和护理员们都很照顾她们,吃饭、巡夜前都会来通知她们。在日夜相处中,卢涵瑛发现,护理员和老人间的相处就像一家人,“护理员杨阿姨是个开心果,有她在的地方,总能听见老人的笑声;每到下午的零食时间,老人就像孩子一样围着朱阿姨……”但并非所有老人都乖乖听话,偶有发生的打小报告、吵架等状况,让周玲玲和护理员哭笑不得。

“认知障碍专区里,每位老人的情况都有所不同,但都是失能失智老人,工作时不仅要细致细心,也要给予老人体面和尊严”“真的要对老人好,我们自己也会老”“做着做着就跟老人有感情了”……护理员们普遍认为,这份工作是自己和老人双向奔赴的过程,在照护老人的过程中意识到这份工作的意义,也从中寻找到自身的价值。

在养生中心与护理员同步作息48小时里,卢涵瑛和同学获得了400多个视频素材。

在守护“夕阳”中看到“朝阳”

照顾认知障碍老人,除了专业,唯一的秘诀就是耐心。周玲玲介绍道,市红枫林养生中心严格按照要求,以1:5的比例配备护理员,即1名护理员最多只能照护5名认知障碍老人,但是中心的护理员大都已五六十岁,可以说是“老人照顾老人”。对此,卢涵瑛感触颇深,在拍摄期间,中心除了她和同学,几乎没有年轻人。

令周玲玲欣喜的是,近几年,越来越多年轻人关注甚至投入养老行业。这不,暑假临近前,陆陆续续有年轻人来加她微信好友,“这个是丽水学院护理专业的学生,东阳本地人,暑期想来我们中心实习。”收到这样的微信消息,周玲玲既惊喜又担忧,喜的是有年轻人加入养老行业,注入活力,忧的是担心留不住人,只敢给年轻人安排办公室工作,“一上来就让年轻人端屎端尿,会把他们吓跑的。”周玲玲笑称,得给年轻人一个适应期。

据悉,截至2023年底,我市60岁以上老年人共计22.25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26.2%。老龄化及老年人的多元化、专业化养老需求快速增长,高素质养老专业人才队伍存在缺口。

如何让养老护理年轻化?5月底,市民政局、财政局联合印发《市养老护理员特殊岗位津贴补助办法》,对符合补助条件的持证养老护理员,按照级别每月给予金额不等的特殊岗位津贴。

去年,全市组织开展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培训5期,300余人参加,221人考取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证书,其中高级工、技师占比超18%。

“设立奖励机制,提升就业人员待遇,旨在培养更多年轻人才。”市养老指导中心工作人员表示,近年来我市不断加快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建立以职业技能培训为核心、中职教育为主体、高职以上教育为补充、学历提升为辅助的人才队伍培养体系,有望为养老健康行业注入更多年轻力量。

目前,我市拥有22家养老机构,正不断推进养老服务设施建设,投资10多亿元,推动“一中心多节点”落地。截至目前,市养老中心全面封顶,横店、巍山、南马3家镇级养老中心项目正在有序推进建设中。市养老指导中心工作人员说:“数字化、现代化的养老中心正在建成,护理设备与时俱进,属于年轻人的舞台已搭好,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加入进来,为养老事业贡献力量。”

编辑:杨慧萍
二审:陈云
终审:陈一点

推荐新闻

融媒时评丨养老行业要年轻人更要“年轻化”

4110
63
7月10日 09:32
我说两句…
75